以前我经常会想一些事情,
时间过得太久,
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事情了,
现在已经很少做梦了,
世间的一切都如同齿轮,
一格卡着另外一卡,
慢慢的往前走。